历时14年完成勘界工作 化解百年纷争恩怨

发表于:2006-11-10 来源:中国行政区划网 浏览量:3025

    长期以来,边界纠纷一直是影响我国部分地区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从1989年至2002年,国务院全面勘定了我国省、县两级行政区域界线。    

    历时14年的勘界工作的完成,为建设平安边界打下了坚实基础。近年来,边界纠纷虽然总体上已有所减少,但在一些地区仍不同程度存在,有的地方情况还比较严重。

    地处山东、江苏省际边界的微山湖地区,曾是一个受边界纠纷困扰的“矛盾特区”。长期以来,由于湖产湖田之争,这一地区纷争不断,械斗时有发生。近50年来伤亡数百人,两侧人民损失惨重,经济发展也受到严重影响。而近3年来,边界两侧地区党委、政府互谅互让,建立健全机制,共谋和谐发展,使微山湖地区由冤冤相报之地变为连接两地友谊的纽带。

    日前,在江苏徐州、山东济宁召开的全国创建平安边界现场会上,中央综治委副主任、中央综治办主任陈冀平指出,解决边界纠纷、创建平安边界,是一项涉及边界地区各有关方面的社会系统工程,必须纳入各地、各部门平安建设的总体规划和部署。在边界地区各级党委和政府统一领导下,部门联动、齐抓共管,专群结合、依靠群众,多措并举、多管齐下,综合施治、共创平安。   

    山东省济宁市、江苏省徐州市成功解决微山湖地区边界纠纷的经验,就具有了借鉴意义。

 

    百年纷争的恩怨

 

    微山湖地区边界纠纷有近150年历史。两侧群众为争夺湖田湖产经常发生大规模械斗,造成双方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近50年来,该地区共发生因边界纠纷引发的大规模械斗400余起,死伤800余人。国家有关部门曾多次派出工作组前往调处,并于1967年、1984年两度对湖区边界进行了调整,但终因矛盾双方坚持各自利益,微山湖地区始终未能平静。

    微山湖是我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面积1226平方公里,周长550公里。其中山东与江苏接壤204公里,涉及山东省济宁市的微山、鱼台、金乡三县和江苏省徐州市的沛县、铜山、丰县三县。

    《瞭望新闻周刊》了解到,微山湖东岸主要是山东省济宁市的微山县,湖西岸主要是江苏省徐州市的沛县。1953年成立山东省微山县时确定的江苏、山东两省在微山湖地区的边界线以湖田为界。湖田随着湖内水位的变化而变化,水位高的时候湖田就少,水位低的时候湖田就多。当地人通常说:水涨到哪里,哪里就是山东;水退到哪里,哪里就是江苏。动态的边界线造成纷争不断,矛盾的范围从湖田、湖产扩大到水利、交通、矿产、税费征收、市场管理和社会治安,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中央领导同志对微山湖地区的稳定情况也一直高度关注。曾多次作出重要批示,也曾亲自主持召开协调会议,责成边界两侧有关地方共同做好维护稳定工作。其间,边界两侧各级党委、政府虽然做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有效解决边界两侧群众发生械斗的问题。仅从上世纪90年代起,十多年间共发生恶性争斗事件5起,造成9人死亡,多人受伤。

 

    互谅互让健全机制

 

    一些地区边界纠纷之所以长期得不到解决或缓解,甚至愈演愈烈,有着极为复杂的历史与现实、主观与客观等方面的原因。要解决这一问题,首先边界地区各级党委、政府,尤其是“一把手”必须站在讲大局的高度,坚持互谅互让。微山湖地区边界纠纷的解决,正是由此入手的。

    2003年,徐州市委书记徐鸣、济宁市委书记贾万志首先实现互访,以互信互让的高姿态共商解决边界纠纷的大计。此后,两市市委书记坚持每年互访。本月,新任济宁市委书记孙守刚甫一上任,第一项市外活动即安排前往徐州拜访。

    近三年来,两市领导的友好互访,也带动了两地部门、县乡之间的友好交往。两市政法委先后互访7次;山东微山、鱼台、金乡3县与接壤的江苏沛县、铜山、丰县三县分别互结友好县,有关乡镇、村也互结友好乡镇、村,为从根本上解决微山湖地区矛盾纠纷提供了坚实的组织保障。

    这些活动的开展,同时也加强了两地群众之间的联系沟通,增进了理解,缓解和消除了两地群众间的不信任。边界两侧干部及群众由原来相互告状、相互指责、相互较劲,变为互谅互让、互信互敬、互帮互助。《瞭望新闻周刊》在山东济宁市微山县采访时了解到,20059月,微山湖地区发生洪涝灾害,在沛县五段镇部分群众2000亩已收割但还来不及运回的稻谷面临没顶之灾时,微山县高楼乡渭河村50余名群众组织20多条船奋战15小时,冒雨将1000多吨稻谷安全送到五段镇群众手中;而在微山县有些群众房屋被淹、居所无着的困难时刻,相邻的沛县部分村民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腾出房屋帮助受灾群众渡过难关。

    涉事地方党政领导一时一事的高姿态、高风格固然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建立一套长效工作机制。济宁、徐州两市党委、政府及政法委、公安局先后三次签订的建立稳定协作机制的协议等文件,对于边界地区的长治久安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37月,济宁、徐州两地签订了《关于加强联系密切合作共同建立稳定协作机制的协议》,正式建立了维护湖区稳定工作协作机制。此后这一机制在实践中不断得到发展和完善,两地建立了定期联席会议制度、联合预警机制、矛盾纠纷联合排查调处机制,建立健全了侦防协作机制。

 

    疑难问题各个击破

 

    为了实现长治久安,随着两地干部群众的友好交往不断加深,两地开始着手解决影响湖区稳定的重点、疑难问题。

    首先就是合理划分生产界线。历史上,沛县大屯镇丰乐村与微山县傅村镇大卜湾村因生产界线问题多次发生大规模械斗,造成多人死亡。20036月,大屯镇与傅村镇决定在微山湖二道围堰西侧开挖一条    其次,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湖区两岸各级党政领导的心头有一块阴影挥之不去,那就是双方都有因纠纷死亡多年的尸体没有火化。这不仅是湖区稳定的隐患,也是消除隔阂的关键。

    2005年初,徐州、济宁两市召开第五次苏鲁接边地区维护稳定会议,专门就多年湖区纠纷死亡人员尸体处理进行协商,最终确定,互不追究对方,20055月底前各自火化遗留尸体,并由各自县乡财政出资抚恤死者亲属。双方均在协议规定的期限内,彻底解决了遗留尸体的火化问题。

    此外,两地还组织了专项治安整治。针对枪支弹药等危险物品一度在湖区泛滥,并往往被用于边界争斗当中的情况,两地公安机关在微山湖地区组织开展了治爆缉枪专项行动,有效消除了湖区社会治安隐患。

 

    勘界之后并非高枕无忧

 

    历时14年的全面勘界完成,为建设平安边界打下了坚实基础。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实际上,近年来边界纠纷已有抬头迹象。解决边界纠纷、创建平安边界的工作依然不能松懈。

    民政部全国勘界工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区划地名司司长戴均良说,行政区域界限是毗邻的地方人民政府行使行政管辖权的分界线,是国家依法实施分级行政管理的重要依据。

    历史上,我国从未全面勘定过行政区域界限。各个朝代对行政区域界限的管理都很粗略,行政区域界线不清问题非常突出。新中国成立后,虽然随着行政区划的调整和边界争议问题的解决,划定了部分行政区域界线,但省、县两级行政区域界线普遍不清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行政区域界线不清,引发了大量的边界争议问题。20世纪90年代中期,发生在省界上的边界争议已逾千起,发生在县界上的边界争议更多。很多边界争议问题历史久远,情况复杂,矛盾尖锐,有的甚至发展成械斗流血事件,严重阻碍了边界地区的经济发展,危害了边界地区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影响了边界地区的社会稳定。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边界争议问题,国务院决定全面勘定我国省、县两级行政区域界线。从1989年国务院决定由民政部牵头会同有关部门开展勘界试点,1995年国务院作出全面勘界的决定,到2002年全面勘界收尾工作完成,整个勘界工作历时14年。期间,共勘定省界68条、6.2万多公里,勘定县界6400多条、41.6万多公里,除个别地段因特殊原因待进一步落实外,全国省、县两级陆地行政区域界线全部勘定。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由界线双方人民政府签订勘界协议书并分别报中央或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在实地竖立了署名国务院的标准界桩,并形成一整套完整规范的勘界成果。

    勘界过程中,共解决省级界线上的边界争议上千起,县级界线上的边界争议上万起。从省界来看,诸如甘青新边界地区的阿克塞问题、以及青新茫崖矿、甘宁六盘山、苏沪长江口北支、苏浙南太湖、滇黔老黑山等一大批长期困扰各级政府,对当地群众曾造成重大损失的老大难边界争议历史问题得到妥善解决,界线得以勘定。经过全面勘界,近年来,发生在省、县两级界线上的边界争议已由过去的每年成百上千起减少至几十起,因边界争议造成的损失也大幅度减少。

    但是戴均良也指出,近年来边界纠纷已有抬头迹象:一方面全面勘界期间还有一些资源权属与行政管辖分离的遗留问题;另一方面资源开发利用的加深极易引发边界地区的资源矛盾,对此决不能掉以轻心。

(陈泽伟)

友情链接    
民政部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新疆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  
福建亿通软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06-2021

Copyright © 2006-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1004186号-4 技术支持:福建亿通软件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