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地名文化,就是重视我们的历史

发表于:2015-04-15 来源:光明日报 浏览量:888

“每一个地名都折射出中国历史文化的变化”,说起地名文化,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教授胡彬彬强调,“重视地名文化,就是重视我们的历史”。

  “地名的故事·那些历史那些乡愁”系列报道近日在本报陆续刊发,地名文化引发专家学者的关注。地名文化应如何传承和保护?改名现象该怎样理性看待?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专访了胡彬彬教授。

  记者:您如何看待“地名文化”?

  胡彬彬: “地名文化”作为一个概念,实际上包括了地名语词文化和地名实体文化两个层面。地名语词揭示了地名的语源文化内涵,地名实体文化体现了其所指代实体的地理、历史和乡土等。地名语词文化和地名实体文化互相依存,密不可分,二者共同构成了地名文化的全貌。地名文化记录着人类社会发展的历程、民族的变迁与融合、人们生活环境的发展变化,是重要的民族文化遗产。

  记者:我国的地名文化具有哪些基本特征?

  胡彬彬: 我国地域辽阔,历史悠久,民族众多,每一个地名都折射出中国历史文化的变化。因此,我国的地名文化具有延续性、地域性和多元性三个显著特征。

  历史地名作为一种文化遗存,与当地的民俗、传说、宗教信仰、历史人物等密切相关。以传统村落为例,其命名方式虽有不同,但都包含了深厚的文化。不少村落以最早迁居于此的始祖来命名,如岳阳的张谷英村、新乡的郭亮村。有的则与当地的人文环境有关,如长治的八义村,汉代因“八义士谏赵”得名“八谏村”,宋太祖赵匡胤经此地赐改为八义村。浙江、广东、安徽等地的八卦村,则与村落呈八卦形的布局有关。其他的诸如乡镇、县市甚至包括省区的命名,也无不体现出深厚的文化感。

  有一些地名则体现了其复杂的历史。例如,一些少数民族被中央政府通过各种手段使其顺服,就在当地行政设立管理机构,重新命名。湖南省绥宁县始建于北宋元丰四年(1081),当时称莳竹县。那时,当地的苗瑶等少数民族不服归顺,朝廷数次派兵镇压。之后,崇宁二年(1103)更名绥宁县,寓“绥之以宁”之意,沿用至今。其他如安化、安顺、抚顺、绥化、怀柔、怀化等县市(区)一级的命名,都包含着这样一种历史。

  我国传统社会是一个宗族社会,人们的宗族观念很强。于是,村落的名称就以聚居地主要姓氏来命名,如李庄、何家岭、张家铺等,以这些方式命名的村落遍布中华大地,其中有很多都流传到了今天。一些村落地名甚至扩大到了市一级,如石家庄、张家港等。但这种地名最开始是约定俗成的,稳定下来之后,才被官方直接采用。中国传统村落的地名一般都是这样形成的。它们是当地地理景观的记录、民俗心态的反映和地域文化的体现。了解这些地名,对于延续一村、一镇、一县,甚至国家的历史文脉,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记者:一些地方为了提高知名度,直接以本地的山川改名为县市名称,如大庸改为张家界、徽州改为黄山等。您如何看待这种改名现象? 

  胡彬彬: 重视地名文化,就是重视我们的历史。我们认为,地名也是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演变的,但同一个地名,今天对应的地方与历史上对应的地方,可能都不一样,如果不明白这点,就容易导致一些问题。比如,史书上说曾国藩是湘乡人。湘乡这个地名自西汉时就有了,但一直在变化。仅1949年以来,就分别属益阳、邵阳、湘潭等市,但今天的曾国藩故居所在地都不在以上几个市,而在娄底双峰。有些不懂这些变化的,就会产生疑问,曾国藩是湘乡人,湘乡现在归湘潭管,为什么他的故居现在娄底了?

  有些地名的更改,可能对于当地的发展是有利的,比如大庸改成张家界,张家界的知名度确实要高出大庸,这种改名无可厚非。但是也有些地方,由于缺乏对地名文化的认知,意识淡薄,在行政区划变更、城镇化建设以及文字改革等活动中,随意更改甚至废除历史悠久地名的现象确实时有发生,最后又被迫改回原来的地名。比如,1950年,襄阳改成襄樊,2010年又不得不改回襄阳。襄阳是一个深具历史感的地方,刘备在这里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奠定三分天下的局面。李白、杜甫、王维、孟浩然这些唐代一流的大诗人都在这里写过诗。前一段时间网上流传一篇帖子,说兰陵改成枣庄、汝南改成驻马店等这类改名是“古人有文化,今人毁文化”,虽然有点偏激,但代表了一部分人对于地名随意更改是反感的。

  记者:您觉得当前我们应该怎样传承和保护地名文化?

  胡彬彬: 传承和保护地名文化,应由政府相关部门主导,带动社会广泛参与。具体来看,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第一,地方各级建立专门的地名文化遗产保护机构,提高地名文化的保护效率。地名文化遗产保护机构要对地名资源进行普查,通过社会调查、查阅史料、民间访谈等多种方式,进行广泛搜集、深入调查。地名辞典的编撰,要重视沿海各地、边疆(特别是新疆、西藏等地区)省区、领海(不囿于南海)礁屿地名。这个事关国家领土完整,要特别引起重视。

  第二,地名更改,要建立一个标准。在申报政府相关部门核准之前,要邀请专家论证,确保新地名的更改要有一定的文化含量,不能简单地使用一些数字及字母。另外,在使用一些名人的姓名给地方命名的时候,尤其要慎重,不能滥用,试想,如果眉山改名东坡市,耒阳改名蔡伦县,那会让人非常反感。

  第三,整理好地名文化的内涵。比如,一个地名它有什么样的历史沿革,它包含怎样的文化内容,要加强整理。目前,网络及出版物都有一些类似的介绍,但不够系统。一些国家重大工程中,要征用很大面积的土地,工程完工后,都会换上新的名称,那么原来的那些地名,要有完整的档案资料。

  第四,建立中国地名文化数据库,提高地名文化保护的水平。在数字化的今天,建立地名文化数据库非常有必要。将中国古今地名及当地文化概况特点进行数字化,这会对中国地名文化的研究发挥重要的作用。同时,应编撰好《古今地名对照大全》。

友情链接    
民政部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新疆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  
福建亿通软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06-2021

Copyright © 2006-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1004186号-4 技术支持:福建亿通软件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