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城克拉玛依的地名变迁

发表于:2015-04-23 来源: 浏览量:971

目前,克拉玛依市正在开展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工作。此时,距离上一次全国地名普查已经过去30多年。

在这30多年中,与全国一样,克拉玛依市的经济、社会和城市面貌等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格局的不断扩大,也使克拉玛依市街区等的地名也经历了多次变化,新增的地名层出不穷,也有一些老地名渐次消亡。

这些看似简单的地名,不仅代表着地理实体的空间位置,还深深地烙上了克拉玛依市发展的历史印记。

因为每一次地名的集中变迁,要么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变化有关,要么与城市空间拓展有关。它不但再现了克拉玛依市城市建设的生动进程,也袒露着这座城市最真实的情怀。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代色彩很浓厚


克拉玛依市地名的大规模出现,可以追溯至上世纪五十年代,那时,克拉玛依油田刚刚正式开始勘探开发。

当时,由于地面地质勘探填图的需要,克拉玛依市辖区内出现了一批由地质工作者命名的新地名,如小西湖、石油沟、蚊子沟、花园沟、不整合沟、深底沟、白碱滩、红山嘴等。这些地名大都没有深刻的内涵,更多地是地质工作者根据某个地方比较鲜明的地质地貌特点或者其他显著特点命名的。

比如,“深底沟”,顾名思义是一处底很深的沟所在的地方,“蚊子沟”指的一处蚊子特别多的沟所在的地方。

但也有例外,如“小西湖”,指的是一处小的水源。因为克拉玛依当时没有水,这样命名代表着人们美好的愿望。“花园沟”的命名亦是如此。

到了上世纪60年代,随着地质功能的消退,这些没有经过法定程序命名的地名大部分淡出人们的视野,但白碱滩、红山嘴、小西湖一直沿用至今。

当时中心城区的街路与居住区的命名方式,则明显与其他地方不同。

今天,初次来克拉玛依的人依然对这里的地名印象深刻,比如友谊路、红旗路、红星路等,以及由此派生出的许多小区名称。它们大多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至80年代初,其名字的政治色彩浓厚,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

当然,也有以“准噶尔路”、“油建路”(现已分段命名为油建南路和油建北路)等以地理名称或油田建设有关的词汇命名的;还有用企业名称命名的居住区,如“供应新村”(现更名为供应小区)、“油建新村”(现更名为油建南小区、油建北小区)等。

白碱滩区居住区的名字多以所属单位性质命名,如钻井新村(现已更名为钻井花园)、建设新村(现已更名为建设花园)等。

独山子区更为独特,基本是按建设年代的先后顺序分别命名为一区、二区一直到十一区、十二区等。

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月星辰”嵌城北


“火星路”、“土星路”……很多外地人看到克拉玛依中心城区这些地名时会感到惊奇,因为如此新奇的地名,在全国都十分罕见。

殊不知,这些地名已是克拉玛依的老地名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中期,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建设重点北移。因为当时中心城区不大,主要集中于人民广场周边,在北部新建的这座城区又远离中心城区,当时负责命名的市政府希望新的名字能表达一种远大、宽广的意境。于是,最后选用了天文星系名称,如“银河路”、“新月路”、“北斗路”、“金星路”等。

该片区的居住区的命名亦是如此,比如“银河新村”(现更名为银河小区)、“新月新村”(现更名为新月小区)、“北斗新村”(现更名为北斗小区)、“星光新村”(现更名为星光小区)等。

今天来看,这种命名方式,反而成就了克拉玛依市比较独特的一个地名系列区域。另外,如北斗路、北极路、北斗小区等,与其所处的区位相呼应,相映成趣,别有一番风味。

该区域的命名方式仍然延续至今,体现了地名命名要尊重历史和要有连续性的原则。

近几年,新月小区和北斗小区附近新修的两条路,分别被命名为海星路和天星路,原来的北环路被重新命名为恒星路。

当然,该片区也有以方位词加其他词汇命名的居住区,如“北苑新村”(现更名为北苑小区)、“城西新村”(现更名为城西小区)等。

值得一提的是,独山子区的街路名称在克拉玛依市独树一帜。其街路命名多数借用全国各地城市的名称,如北京路、南京路等;还有一部分借用大庆油田、长庆油田等我国著名油田名称命名,如“大庆路”、“长庆路”。 

2000年前后:“水木”取名寄愿景


随着引水工程的推进,克拉玛依市城市发展的瓶颈得以破解,城市重心开始南移。

从90年代后期开始到2000年以后,克拉玛依河以南成为建设重点。在这片原来荒无人烟、荒草丛生的沼泽地、戈壁滩上,一座座崭新的现代化建筑开始拔地而起。

南林、南泉,汇福、泽福、润福、碧水花苑等令人耳目一新的小区名称出现了。

不仅如此,南林、南泉等这些大型社区还再次进行了细分,比如南林小区分为南林榆园、柳园等,南泉小区分为湘园、沁园、清园等。

有木又有水,这些小区的名字听着让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

这种以水、木偏旁部首的词汇为特征的地名命名规律,成为这一时期我市地名命名的典型方式。这一切,都与引水工程密切相关,表达了曾经生活在这片“没有草没有水连鸟儿都不飞”的地方的人们对水、对绿色的渴望。

不过,这些小区刚建成时,确实并没有多少草木,很荒凉,还远离市区,因此,并不被人看好,很多人不愿选择在此居住。

流传最广的一个故事片段是:即使在2004年到2005年,当时润福、泽福、汇福三个小区的房价不过八九百块钱一平方米,但不少人还不愿意要,觉得地段不好,不划算,有的买了之后很快又以很便宜的价格卖掉了。

谁曾想,短短几年之后,很多人“悔得肠子都青了”:这些地方迅速变为克拉玛依的黄金地段,房价大涨,周边风景如画,商业日益越繁华。

南林、南泉等周边小区的情况大致也是如此,如今也是克拉玛依最好的地段之一。

现在:“美好幸福”成主流


近几年,随着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格局的不断变化,地名命名方式也与时俱进,再次改变。

与以前不同,这几年的城市规划多以功能来进行区块划分。比如城南商业中心、西南科技园区、云计算产业园区、国际汽车城等。

这些片区本身就具有地名导向意义,因此,在命名时,多以其区块功能命名。

这些片区内部的道路,也采用了与其功能相吻合的词汇。比如城南商业中心,其内部东西走向的街路名取了具有财源、汇聚财富之意的“源”字与其他字组合,比如汇源路、广源路;其南北走向的街路名取具有发展、发达之意的“兴”字,与“开业大吉”、“生意兴隆”分别组词派生,如兴业路、兴隆等。

再比如像大学城,其街路全部以具有文化涵义的名字命名,比如文轩路、致远路,比较儒雅、含蓄,符合区块的功能与气息。

其他功能区块内部的街路地名命名原则也是如此。这种命名方式,也是近些年刚采用的。尽管区块内的地名比较相近,但不会造成太大的混淆,因为这些名字只在该区块使用。一听到名字,就知道位于某个区块。

除了街路,新建的住宅区的命名方式也同样在发生着变化,多用表示人们对美好幸福生活向往的词汇取词派生。

比如康城花园,代表着小康之意。而康城花园内又分为鸿景苑、吉祥苑、平安苑等。

东祥小区、东云小区、东瑞小区、东彩小区,由成语“瑞彩祥云”分别与“东”字组词派生,形成该地域地名特征,既象征着美好,又与地理位置相结合。

类似的地名命名方式还有不少,与当下克拉玛依市建设小康社会,又与打造高品质的幸福之城的主题相契合。

地名命名很严肃


纵观几十年来克拉玛依的地名变迁史可以看出,每一个时期的地名都有着各自鲜明的特点,而地名命名的方式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变化。

那么,地名到底是如何生成的?

其实,地名的命名有着严格的规定,并不是随意取名的。从国务院到省(自治区、直辖市)乃至到地方,都对地名管理有着一系列要求,并且仍在不断进行规范和完善。

但是,对于具体地名如何命名,从国家到地方并没有特别死板的要求,各地可以根据实际,在法律法规许可范围内灵活掌握。比如克拉玛依区的街路与小区的命名方式就与独山子区完全不同,但这些地名在命名时必须经过相关部门审批方可。

根据《克拉玛依市地名命名管理工作规则》(试行),居民地、高层建筑物、综合性建筑群名称,由开发企业或产权单位(人)申报;专业设施、市政设施、基础设施、公共场所、文化设施等名称,由本级行政主管部门申报;街道、社区、村名称,由上级主管部门申报;其他地名名称,由民政部门提出方案。

对于常规地名名称,由民政部门审核批准;有重要地名意义的地名名称,经专家评审、公示后,由民政部门批准;重大重点建设项目,经专家评审、公示后,报市政府批准。

地名的命名是一项非常严肃的工作,因为地名是人们工作、生活、交往不可或缺的工具,是社会运转的基础,也是一座地方文化、历史、品味和魅力等的集中体现。

友情链接    
民政部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新疆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  
福建亿通软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06-2021

Copyright © 2006-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1004186号-4 技术支持:福建亿通软件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