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地名是一种情感需要

发表于:2015-04-29 来源: 浏览量:874

历史学家往往对年号有一种职业的敏锐,文学家们则常常喜欢在某些地名上做文章。例如鲁迅的鲁镇,沈从文的湘西,莫言的东北乡,抑或是马尔克斯的马孔多,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镇。直接用地名做书名的也为数不少,以现当代文学为例,《荷花淀》《白鹿原》《芙蓉镇》等,比比皆是。其原因大约如古语所言,“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任何一片土地,只要承载的人和物越多,故事也就越丰富,文化也就越深厚。

近日,光明日报社与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合作开展的“地名的故事·那些历史那些乡愁”系列报道和“寻找最美地名”活动,带动了公众关注地名文化、自觉保护地名文化的热情,引发了广大读者的热烈反响。

中国是五千年文明古国,语言文字长时段的统一和稳定,造就了众多历史悠久的地名。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很多时候,这些地名已经融入了当地人的血脉和禀赋之中。说起燕赵大地,很多人会把那里的人同慷慨悲歌之士联系起来。讲到齐鲁之邦,大家第一印象是孔孟故里,文质彬彬。而秦中人士,苏东坡早已用趣言概括了:“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

然而地名变更,却也往往在所难免。北京,秦称广阳郡,东汉之后称幽州,金称中都,元称大都,民国一度称北平,还有京师、顺天府、京兆等别名。每一个地名都留下了许许多多故事。所以地名的变或不变,并没有绝对的定律。

但并非每个地方都能像北京这么幸运,无论经历了多少次改名,附着于其地名之上的历史文化乃至人文精神都还能被妥善保存。有很多地方,地名一改,整个族群的精气神乃至民魂都有可能发生改变,而附着在这个地名之上的那段历史,则可能永远地被遗忘。作家阿来最新的历史纪实文学作品《瞻对》,述说的就是康巴地区一个小地方近200年的故事。瞻对,在藏语中意为“铁疙瘩”,一个民风强悍、号称铁疙瘩的部落名,成了在康巴地区响当当的地名。清末,瞻对被改为怀柔县,后又更名为瞻化县,意为“铁疙瘩的融化”,新中国成立后再根据地势更名为新龙县。经历了一百年的更名,瞻对“铁疙瘩”般的强悍民风和战斗精神,只能在人迹罕至的残垣断壁中怀想了。

地名附着着大量的历史文化,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承载了大量的个体记忆和感情。古代常把籍贯或重要生活地和姓名相提并论,说赵云必曰常山赵子龙,柳宗元又称“柳河东”“柳柳州”。但是地名又真真切切地要为群众生产生活方便、志趣高雅服务。所以,地名可改,但是要谨慎为之,妥善对待,做好相应的非遗保护等工作。长官意志、随意更改固然不可取,当前更要防止单纯为了现代信息化统计、记录简便,而让地名蒙受不必要的大改。因为,地名之于每个生活其间的人的感情之重要,有时连我们自己都很难预料。(罗容海)

友情链接    
民政部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新疆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  
福建亿通软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06-2021

Copyright © 2006-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1004186号-4 技术支持:福建亿通软件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