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论中国地名学发展的三个阶段(中)

发表于:2015-08-28 来源: 浏览量:2527

转载来源:微信公众号“地名笔谈”

二、中国近代地名学探索

中国近代地名学的发展以总结古代地名研究的成果、编纂地名工具书、探索地名规范化、介绍国外地名学理论及我国地名学理论的自我总结为主要标志,系现代地名学发展和成熟的准备与奠基阶段。

鸦片战争后,西方传教士纷至沓来,开始翻译介绍西方近代地名学研究著作,对中国地名研究产生了一定影响。另一方面,帝国主义的侵略暴行激发了中国学者研究祖国地理沿革与地名沿革的热忱。这方面的重要成果以杨守敬的《水经注》、《水经注图》、《历代舆地图》及《小方壶斋舆地丛钞》、《蓬莱轩地理学丛书》为典型代表。这些集大成著作是中国地理沿革与地名沿革研究已达到空前高度的标志。本世纪三十年代初出版《中国地名大辞典》后,又出版发行的《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收录地名4万余条,以叙述地名沿革和地名方位为主要内容,言简意赅。如“泗水县,春秋时鲁卞邑,汉置卞县,后魏省。隋改置泗水县。明清皆属山东兖州府,今属山东济宁道”。近六十年来它一直是一本有价值的地名工具书。20年代葛绥成编纂了《中外地名辞典》,40年代初修订为《最新中外地名辞典》,收录中外地名达2.5万个。介绍中外地名于一书这是第一部。这一时期,国民政府已开始清理和更改历史形成的带有歧视侮辱少数民族性质的地名和重名地名,据不完全统计,已达到140余处。

30年代之后,中国学者受西方近代地名学理论和研究方法的影响,开始以近代地名学方法进行地名研究,有关地名与地名学论著不断涌现,成为中国历史上地名学研究的空前活跃时期。如葛绥成的《地名之研究》,〔11〕金祖孟的《地名通论》和《地名学概说》,〔12〕是我国最早以近代科学眼光来论述地名和地名学研究的几篇有价值的论文,标志了中国近代地名学的新发展。30年代初,为纪念《申报》创办六十周年,丁文江、曾世英等主编出版了《中华民国新地图》,成为新中国成立前记载地名最多的一部中国地图集。当时,在研究方法上,将历史比较语言学方法引入地名学研究是一个创新,取得了可喜成果;其以冯承钧、罗常培为代表人物。总之,近代中国地名学的发展在前代奠定的基础上开始出现了理论研究与综合研究的趋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伴随世界各国地名学发展的脚步,尤其伴随频繁的国际交往,中国地名研究和地名工作获得了新发展,地名标准化方面的工作也迅速提到研究日程上来,并取得了丰硕成果。一、颁布一系列整顿地名的指示与规定,为搞好地名管理推进地名标准化奠定了基础;二、清除对邻邦含有大国沙文主义的地名及外国人强加于我国的地名;三、更改一批有歧视侮辱少数民族性质和以人名命名而不宜保留的地名;四、更改一批字面生僻难读难认地名;五、调整并更改重名地名;六、制订少数民族语地名和外国地名的汉字译音规则等。

总之,近代以来直到文化大革命之前,中国地名研究主要集中在总结历史上的研究成果和推动地名的规范化方面,以及介绍国外地名研究成果和地名学理论与方法等。这为中国现代地名学的形成与发展奠定着理论与资料基础。但另一方面,这一时期我国地名学研究仍然缺乏系统性和综合性,而且地名学理论和方法论的探讨还是一个薄弱的环节。尤其近代早期,即30年代以前,地名研究主要还是以传统的史学研究方法,着重于古代地名的考证和地名沿革探讨。那时,“虽然地名及地名的解释工作受到历来舆地学者的重视,可是我国的地名学还不能说就此形成。”〔13〕因此,将这一阶段称之为中国近代地名学发展阶段。这一阶段中国地名学的发展从整体上来看,已大大落后于西方。

60年代,顺应国家社会经济发展和文化建设的需要,有关专家发出了建立“中国地名学”的倡议。1960年,曾世英教授首先提出了“地名学应作为一个空白学科来建设”的意见。他指出,“研究地名意义的起源及其词义是地名学的任务,它在苏联已从地理学及语言学分支出来,成为一门独立学科。我们在这方面,直到现在还是一个空白点。为了积极地发展这门目前还是空白的学科,赶上国际水平,我们测量绘图工作者殷切地希望把地名学作为一个空白的学科,迅速建立起来。”〔14〕这一意见充分表达了老一辈学者创立中国地名学的迫切愿望和强烈要求。1962年,在中国地理学会年会上,曾世英、杜祥明提交了《地名学的国际现状与研究方向》的论文,系统地介绍了地名研究的国际现状,提出了中国地名和地名学研究的任务,指出了建立我国地名科学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曾世英所说的空白学科中国地名学显然已不是古代传统地名研究,也不是近代的地名学研究,而是现代意义上的地名科学。因此,直至本世纪60年代,中国尚不存在现代地名学应是客观事实。同年,在上海史学会年会上,谭其骧教授做了《历史地名的史料意义》的专题学术报告,殷切期望历史学家、民族学家、人类学家和语言学家共同协作以建立“中国地名学”学科。专家学者的上述呼吁,不仅指出了当时中国现代地名学尚属空白的严峻事实,而且有力地推动了现代地名学在中国大地上的兴起和发展。可惜的是,刚刚破土而出的中国现代地名学科学幼芽很快被文化大革命的狂潮淹没了。(未完待续)

编号:lls20150727004z

转载编者:邢红

(编者注:本文转载自《北京社会科学》1995年第4期。)

友情链接    
民政部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新疆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  
ICP备案编号:闽ICP备11004186号-4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区划地名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