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大汉口的“花样年华”——武汉江汉区花楼街的前世今生

发表于:2017-11-11 来源: 浏览量:147

在江城武汉,那些阡陌纵横的街道见证了这座城市的沧桑与巨变,也记录着那些来来往往人们的生活轨迹。但是在武汉成百上千的大街小巷中,从来没有这条街这样持久地见证了大汉口的繁华与变迁,记录了人们生活的点滴和演变。她不是城市的主街,不是在很显要的位置,但与一般街巷几十年几百年一尘不变所不同的是,她是一条不断“长大长高”且功能越来越多、色彩越来越靓丽的街。她就是大汉口保存时间最长的老街之一江汉区花楼街。

孝德之街

花楼街,一个响亮、温馨而又容易让人产生想象的名字,民间常有人附会“花街柳巷”之意,这也是对她最大的误解。

“前花楼接后花楼,

直出歆生大路头。

车马如梭人似织,

夜深歌吹未曾休。”

——这《汉口竹枝词》里的“夜深歌吹未曾休”也容易把人带进“花街柳巷”的境地。

本土作家池莉在小说《不谈爱情》中又为花楼街“增色”不少,她描写道:“武汉人谁都知道汉口有条花楼街。从前它曾粉香脂浓,莺歌燕舞,是汉口繁华的标志。如今朱栏已旧,红颜已老,那瓦房之间深深的小巷里到处生长着青苔。无论春夏秋冬,晴天雨天花楼街始终弥漫着一种破落气氛,流露出一种不知羞耻的风骚劲儿”。那“粉香脂浓”和“风骚劲儿”的描白无疑又给那些不了解花楼街的人多了一份妄想。

那么,“花楼街”是怎么来的?她的“真名”和“正名”是什么?

实际上,“花楼街”这个名字,与“花街柳巷”一点边都不沾边,与“烟花之事”也没有半点关系。

“花楼街”,作为一个很有温度的名字,源于明朝末年。那时,在武汉关、苗家码头一带的江滩边,已有小买小卖、打铁等营生者集驻,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条街。其中有一个张姓的孝子,对父母非常孝顺。他死后,街坊们感其孝行,于街头修一过街楼,内供孝子的牌位,以彰其德。这座过街楼因修有雕花图案的栏杆,人们就叫这条小街为“花楼街”。

1851-1861年(清咸丰年间),花楼街北边又发展了一条与其平行的街道,当时沿花楼街之名,也叫做花楼街。市民为了不致混淆弄错起见,遂将前者冠个”前”字,将后者冠个”后”字,此后便有了前花楼与后花楼两个街名并列于市。花楼街最早的文字记录可追溯到1861年,有关资料显示:1861年(咸丰十一年),太平街(江汉路)由土路改建成碎石路,向北延伸至花楼街口。说明此时后花楼已经诞生了。

1911年阳夏保卫战时,清军冯国璋放火烧毁汉口,“所余者上仅桥口至遇字巷一带,下仅张美之巷(民生路)至花楼街一带而已。”因此,后花楼号称百年老街,也是当之无愧。

《湖北地名趣谈》载,清朝末年,汉口辟为通商口岸。在紧邻租界的地区,商业兴盛,人口稠密。茶肆、酒楼、杂货铺、金号银楼林立。这条街上多半是砖木结构的楼房,屋檐和梁柱上涂绘彩色花饰,并将门窗雕镂成古香古色的图案,被称作花楼楼。

后来随着市政建设,将前花楼与黄陂街连通,统称黄陂街。前花楼这一街名,逐渐淹没。后花楼花布街延长至大兴路河边,统称为花楼街。但只有从江汉路至民生路这一段,人们仍习惯称为后花楼。

历经百年,现在的花楼街是一条多元文化交融荟萃的街区,位于江汉区东南角,北以江汉路步行街为界,东临沿江大道武汉关,南接民生路,西抵中山大道水塔,全长1100米,面积约0.28平方公里,辖花楼街、黄陂街、交通路、交通巷、革新巷、小董家巷等。

也就是说,花楼街首先她是一条“孝德之街”,正因为街风气正、名正言顺才延续百年。

名品之街

花楼街以商贸著称,交通和地位的显赫以及周边租界的林立也为创建名品打下了基础。明末清初,汉口市镇兴起,江河沿岸逐渐成为码头街市。前花楼位于后花楼与长江沿岸之间,楼房建筑与后花楼很相似。1934年将江汉路至民权路这段路称前花楼正街。此街兴旺时曾有“八大行之称”(盐、茶、药、杂货、油、粮、棉、水果)。在这条街就开设有东生阳奶糕店,万鹤龄参药店,裕源祥、刘海成海味号,广东蕉行,余洪泰、栾顺发水果店等。相传在此经营者多系黄陂、孝感人,结帮经营,相聚成街,1946年就改名为黄陂街,一直延续至今。

这是一条名品众多的街。自晚清以后,后花楼一直是繁荣的商业中心,名牌名店林立。例如扬子江饭店右邻的悦宾大酒楼,以挂炉烤鸭、红烧鲍鱼为特色招牌菜,与永康里口的杏花楼、江汉路的吟雪楼鼎立江城,有餐馆“三鼎甲”之称。百年老店汪玉霞,从汉正街天伦里口迁到后花楼熊家巷口以后,以节令食品芝麻绿豆糕独占鳌头,尤以中秋节推出的苏式月饼,与冠生园的广式月饼在市场上平分秋色,各有半壁江山。九如斋的辣子油、菌子油,十足湘江风味,独家经营,别无分店;金同仁中药号,位列汉口十大中药店之一;老四季美号称汤包大王;邹协和金饰上上足赤;胡开文翰墨飘香;恒太昌海味货真价实。还有后花楼东口的华华绸缎公司,西口的天真童装店,中段的四达瑞茶庄,莫不是名噪一时的名店。

红色之街

花楼街也是一条红色之街,革命先辈曾将这里作为推翻清王朝的基地,革命先驱曾在这里走向刑场为工人运动抛头颅、洒热血,革命领袖曾在这里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后花楼在发展的过程中,正处于帝国主义从经济、军事侵华阶段,当时也是国内无产阶级觉醒与奋斗的历史时期,因此后花楼在百年沧桑中,也沉淀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和史迹。1900年,以唐才常、吴禄贞、傅慈祥为首的革命党人,曾将推翻清王朝的自立军总部设在后花楼宝顺里4号,为迷惑清政府,当时挂着“东方译文化”的招牌。后花楼皮业巷9号,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员、著名“劳工律师”、“二七”大罢工殉难者施洋烈士的故居。军阀吴佩孚、肖耀南便是从这里将他捕走带向刑场的。解放以后,金山主演的电影《风暴》,曾到后花楼交通路口和皮业巷施洋故居实地拍摄,以增强真实感,重现先烈的风采。192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初期,陈潭秋、董必武主办的《武汉星期评论》,其社址也曾在后花楼永进里1号。

文化之街

后花楼不仅商贸繁荣,其“化基因”文也有辉煌的积淀。早在民国初年,后花楼笃安里天一茶园便举行过京、汉剧合演的活动。京剧方面有由沪来汉的赵如泉、王洪寿、(三麻子)汪笑侬等。汉剧则有余洪元、李彩云等。汪笑侬以自己创编的《哭祖庙》剧本赠给余洪元,余则以汉剧剧本《刀劈三关》还赠,开创了京、汉剧艺术交流的佳话。

20世纪40年代,后花楼牛皮公所被改建成长江大戏院,李彩云等曾在此上演汉剧,以后又有李树棠、董明艳等续演京剧。1945年后由李青山将长江大戏院改建成大华电影院,上映首轮国产片。此处曾放映过刘琼主演的《国魂》,白杨、陶金主演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等。梅兰芳主演的中国第一部彩色戏曲片《生死恨》也是在此首映。1946年石挥、李丽华主演的《假凤虚凰》也在争议中从这里首映。

智慧之街

解放后和文革时期,花楼街也曾沉寂一段时间,但随着改革开放春风的吹来,花楼街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花楼街这里竖立起一幢61层的塔式大厦,两侧是各一座裙楼,251米的高度让它成为当年武汉的最高楼房,也是武汉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佳丽广场”。10多年过去了,尽管武汉的高楼纷纷拔起,但佳丽广场仍是武汉第一高楼。

花楼街周边地标众多,江汉关、四明银行、水塔等“老地标”环绕,特别是水塔保持了武汉70多年最高楼的记录。而佳丽广场的建立又改写了花楼街的记录,使花楼街一跃长成了“武汉最高的街”,雄居武汉十几年。不仅如此,随着佳丽广场的建立,王府井、大洋百货、宝丽金、中央御景、悦荟广场等一批名品和地标也先后落户花楼街,使花楼街越来越现代化。进入新世纪,随着武汉首家万达广场的入住,花楼街变得越来越时尚化年轻化,影城、美食城、小吃城、沃尔玛、家电、电玩城等应接不暇,花楼街也变成了“购物城”和“不夜城”。

2016年,随着武汉市政府对“百年老街”中山大道和江汉路进行改造,花楼街也随之“沾光”,花楼街也随之亮化变得越来越亮堂、变得更加五彩缤纷。不仅如此,这里也变得越来越方便快捷。据阿里巴巴相关人士介绍,随着智慧中山大道App研发成功,使用APP可以找到花楼街附近停车场、公交站、商铺、厕所等位置,免去以往寻找的时间成本,可谓是多走网路,少走马路。

据此,现在到花楼街逛逛,不论是服装店、珠宝店、电器店,还是奶茶店、炸鸡店,所有商家收银处,都摆放了二维码支付标识,实现了无现金支付。沿街一些历史悠久的建筑,每个建筑门前都摆放着一张二维码,拿出手机扫一扫,每个建筑的历史渊源等信息一目了然,连导游介绍都省了。

随着政府把智慧街道建设和老街改造结合起来,花楼街也从“市井之街”变成了“智慧之街”。

在国家历史文化街区里,如果把中山大道和江汉路比作大家闺秀的话,那花楼街就是一个美丽的小鸟依人!这是一条包罗万象之街,她包罗的就是尚德、市井、时尚、传统、浪漫、休闲、新潮,哪一样都不能少。她更见证了大汉口的花样年华,这其实就是大武汉的生活。武汉不管怎样变,离不开她!

友情链接    
民政部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新疆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  
ICP备案编号:闽ICP备11004186号-4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区划地名司